君澜视角│保险避债?你必须知道的几件事

来源:宋春雷律师日期:2020-04-17

 "买保险可以避债,这是很多保险销售人员在向客户销售保险的过程都会提到的一句话。很多客户也是冲着这句话去买保险的。诚然,根据《保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保险人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也不得限制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险金的权利,这也是很多人主张保险避债的法律依据。但是在司法实务中,对于《保险法》第二十三条的适用是有严格限制的,在很多情形下,购买保险并不能用来逃避债务。

一、用违法所得购买保险

案例简述

刘某因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同时,法院还判决对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返还被害人。

在对刘某违法所得的去向进行调查时发现,刘某将违法所得的一部分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了多份以其本人为被保险人,以其子女为受益人的人寿保险。法院要求该保险公司对上述保险合同进行强制退保并配合提取保单的现金价值。保险公司拒绝协助法院的执行工作并提出了执行异议。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保单的现金价值属于投保人的投资性权益,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在性质上是替代被执行人对其所享有的财产权益进行强制处置,从而偿还被执行人所欠的债务。根据保险法第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在保险期内,投保人可以通过单方自行解除保险合同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在作为投保人的被执行人不能偿还债务,又不自行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以偿还债务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有权强制代替被执行人对该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予以提取。因此,人民法院对刘某涉案保单的现金价值进行提取并无不当。

 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本案中,如果刘某个人的其他资产足以退赔受害人的损失,那么基于货币种类物的特性,其购买的保险是可以被视为是合法财产的。但是由于刘某的其他资产不足以退赔受害人,所以其名下的保险合同被法院认定为是非法所得并予以追缴。

二、通过购买保险逃避已经产生的债务

案例简述

张某因未履行法院生效的判决,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发布了“限高令”。但是张某一直没有履行法院的判决。

法院在例行调查时发现张某的一个银行账户在“限高令”发布以后与某保险公司之间依然存在资金往来。经进一步调查发现,张某为其本人、其配偶及其子女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了四份投资分红型的人寿保险。为了避免投保的资金被法院执行局发现,张某采取资金快进快出的办法,在临近保险合同约定的扣款期之前通过案外人的账户将钱转入扣款账户,避免资金被法院发现后冻结。

法院发现该情况后,立即对上述四份保单进行了冻结。张某对法院的冻结提出了异议。法院经调查后认为,张某在有能力清偿债务的情况下拒不执行法院作出的已经生效的判决,反而将资金用于购买保险理财产品,属于恶意逃避债务的行为。上述四份保单中,虽然有三份保单的被保险人和受益人均不是张某,但是四份保单的投保人均是张某,张某享有保单的现金价值,张某享有处分上述四份保单的权利,因此可以作为执行的标的。法院最终向保险公司发出了协助执行通知书,对上述四份保单进行了强制退保。

诚实信用原则是我国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债务人在明知资不抵债,无法偿还的情况下,购买保险合同进行恶意避债,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债权人有权要求法院撤销其购买保险合同的行为。本案中,张某有法院已经判决生效的债务,在满足日常生活的基本需要后,资金应当优先用于清偿债务。但是张某拒绝履行自身债务,而是将资金用于购买保险,企图逃避债务的履行。这种行为是无法获得法律的支持的。

小结

保险资产是具有鲜明人身属性的财产,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资产隔离的效果,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避债”。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保险最基本的作用仍然是保障和财富传承,过分强调保险的“避债”属性,反而背离了保险的本质。

基于我国民法诚实信用的原则,任何试图通过“合法”行为掩饰“非法”目的民事行为都有可能被法院认定为是无效的民事行为。因此在使用保险等金融工具进行财富规划,最佳的时间点应当是在自身经济状况良好的时候进行。在债务缠身时才考虑通过保险、信托等工具进行财富规划,结果往往难如所愿。

购买的保险产品是否能够真正起到资产隔离的效果,需要专业的法律分析。聘请专业律师可以从法律和实操的角度进行分析和评估,对投保人整体的资产情况和负债情况进行全面的分析和比较,拟定最优的投保方案。

——   End   ——

君 澜 法 语:权利和义务就是得到和付出。
必威体育app